应否打子宫颈癌疫苗? 让我们先看医学研究怎样说

2016年《施政报告》第226段提到,政府将会邀请关爱基金「考虑推出先导计划,为合资格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女性提供免费子宫颈癌疫苗注射」。

《本土新闻》的曾焯文以〈子宫颈疫苗 玉殒香消?〉为题,撰文建议香港政府及卫生当局停止计划。然而曾焯文的反对理据,乃曲解、误读数据所致,也忽略了医学界大量研究得出相反结论。

甚幺是子宫颈癌疫苗?

科学家目前已发现超过170种人类乳突病毒(Human papilloma virus,简称HPV),而当中15种会增加患癌机率。有部份属「高风险」类别的HPV在持续感染下可能会导致子宫颈癌,以及其他较罕见的癌症如阴道癌、阴户癌、阴茎癌及肛门癌等;也有一些HPV会引起俗称「椰菜花」的生殖器疣。

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关于HPV的专刊,有12种HPV列入「确认对人类致癌」的第I类别,全部都跟子宫颈癌有关,代表目前科学界已有充份证据确认这些病毒会引发癌症(但必须留意,这个分类针对的是「科学家有多少证据」,而非「病毒有多危险」)。

►其实鹹鱼也致癌?分享「汉堡香肠列致癌物」的新闻前你需要知道的事

这12种HPV当中,最危险的是第16型,第18型其次——这两种HPV合共出现在超过7成子宫颈癌患者身上,IARC专刊亦指出有目前有足够证据解释其致癌机制;而第31及45型则导致另外10%的病例。

考虑到子宫颈癌病发初期可能无明显徵兆,对全球女性而言又是第4普遍及死亡人数第4高的癌症,预防感染高危类别的HPV,将有助降低全患感染人数,以及因而导致的癌症病例数字。

而所谓的「子宫颈癌疫苗」,实际上预防的是HPV,目前主要有两种,分别称为Gardasil及Cervarix。两款疫苗均针对第16和18型HPV,有助减低患癌风险,而Gardasil则额外预防第6及11型HPV,以降低患生殖器疣的机会。

大型研究显示HPV疫苗安全

美国食物及药物管理局(FDA)分别于2006年及2009年批准Gardasil和Cervarix推出市面,在审批前FDA要求药厂进行大型测试,对象超过2万人。这些测试均是「随机分配—安慰剂对照组—双盲实验」,以确保实验可靠,在实验结果确认疫苗有效及安全后,FDA才准许使用疫苗。

而在疫苗推出市场后也有多项大型实验,研究其安全性及有效程度。例如一项来自丹麦及瑞典的追蹤研究,对象为近100万名10至17岁的女孩,当中近30万人曾注射Gardasil疫苗,为期4年。研究的结论指出,没有证据显示疫苗跟自身免疫疾病、神经性疾病及静脉血栓栓塞有关,但这些结果需要更长时间的研究确认。

欧盟药物局亦于去年检视2种据称是HPV疫苗的后遗症——複杂性区域疼痛综合症(complex regional pain syndrome, CRPS)及姿势性直立心搏过速症候群(postural orthostatic tachycardia syndrome, POTS)——跟疫苗的关係,其结论亦表示没有证据显示这些症状跟疫苗有关。基于这份报告,欧盟药物局认为无须修改现时疫苗的使用方式以及处方资讯。

另一份于2015年9月刊出,分析由2006年至2015年——疫苗推出市场后9年内——多项研究的论文,结合了两种监察模式——被动(由患者或医疗人员自行申报)及主动(研究人员查询曾接种疫苗者),确认跟疫苗有关的后遗症只有晕厥以及皮肤感染。

论文亦指出疫苗并无导致其他较严重的症状,包括上述提到的CRPS、POTS、神经性疾病等以及敏感、中风等——这些症状上,接种疫苗者及对照组无统计上显着的差异。作者在结论中表示,结合推出市面前的研究,现有证据显示HPV疫苗安全,也建议继续使用。

不良反应跟疫苗有关?缺乏实验证明

然而《本土新闻》的文章跟上述多项大型研究结论相反,认为HPV疫苗危险,其中一个原因乃错误理解美国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的数据所致。

这个系统使用被动监察模式,由患者或医疗人员自行申报,无须证据确认症状跟疫苗有关。在VAERS的网站上也提醒使用者这个系统的限制︰首先,人们可能不会汇报较轻微的症状,以致轻微副作用不能在VAERS系统上反映;其次,较严重及无法预料的症状比例上会较多,但这些事件可能是巧合或其他原因所致。

VAERS主要的用途是收集疫苗后出现的可能症状,以便相关部门监察。但网站上亦明确指出,报告仅确认患者在接种疫苗后出现若干病症,无法证明疫苗导致这些症状——后者需要「随机分配—安慰剂对照组—双盲实验」确认。

打个比方,一个人可能在接种疫苗后撞车或中奖,但我们不会把这些事跟疫苗拉上关係。同样道理,接种疫苗后出现严重症状者可能本身已经有类似情况,要确定两者之间的关係,不能单凭时间先后去判断,需要对比没有接种疫苗者出现同类情况的数字有否增加——这正正是上述实验所做的事。

误读数据

至于文章中所谓「打Gardasil子宫颈癌疫苗后,发展癌前病变机会增加44.6%」,更是误读数据。这个数字来自FDA审核疫苗时的实验数据,只要在文件中搜寻「44.6」便能找到出处。那是指在编号13的实验中,相关HPV测试呈阳性的对象,在接种疫苗后发展出CIN 2/3(一种可能变成癌细胞的非正常细胞,用作测试疫苗效用),比对照组高44.6%。

这个实验本身历时1.7年,实验组及对照组分别有2717及2725人,而呈阳性的对象分别有156及137人。另一个更大型的实验(实验组︰6082人;对照组︰6075人)中,呈阳性的对象分别有398及430人,发展出CIN 2/3的比率相若,因此不能单凭一组数据断言「发展癌前病变机会增加44.6%」。

同一份文件明确指出(就在那「44.6%」后两页),疫苗对曾感染相关HPV类型后又未完全康复者无效,佔实验对象总数6%左右。美国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也清楚写明没有证据显示疫苗能保护这部份人,而只能保护他们免受其他相关类型的HPV感染。这是疫苗应该尽早在接触到HPV前接种疫苗的原因,因此一般建议在有性接触前施打疫苗预防,以降低感染率。

如果需要推翻上述结论,反对HPV疫苗者必须先找到更具说服力的证据,并解释为何此前的大量研究获得相反结果,而不应选取数据误导公众,甚至煽动恐惧。至于接种HPV疫苗与否,应先询问医生意见,按身体状况、病历等因素再作决定。

Review concludes evidence does not support that HPV vaccines cause CRPS or POTS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The world must accept that the HPV vaccine is safe (Nature)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ation Coverage Among Adolescents, 2007–2013, and Postlicensure Vaccine Safety Monitoring, 2006–2014 — United States (CDC) Gardasil HPV Vaccine Safety Assessed In Most Comprehensive Study To Date (Forbes) Here Is How We Know Gardasil Has Not Killed 100 People (Forbes) Over 90% of cervical cancers are caused by HPV. But squeamishness about sex and unsupported safety fears are threatening vaccination programmes (The Guardian) The HPV Vaccine (Gardasil) Safety Revisited (Science-Based Medicine) An Overview of Quadrivalent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 Safety: 2006 to 2015 (Vichnin et al. 2015) Autoimmune, neurological, and venous thromboembolic adverse events after immunisation of adolescent girls with quadrivalent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 in Denmark and Sweden: cohort study (Lisen Arnheim-Dahlström et al. 2013)

相关推荐